第242章 瞄准分集剧情

刘毅就是要打破这种固有的认识,在眼下的大明训练出一支十九世纪拿破仑战争时期讲究阵型的近代骑兵来。所以才会着重火器的配备。
“嗯,这位是我的夫人,她来取一些物品。”龙青山道。
无论你今天要面对什么,既然走到了这一步,就坚持下去;给自己一些肯定,你比自己想象中要坚强。
刘毅也回到营房将掣电铳拿了出来回到了校场之上。然后接过火药和铅子,将五个子铳装填好。为了保证气密性,刘毅在子铳铁管的周围包上了一圈丝绸,这样会塞的更严实,然后留出一个粗线头方便射击完了之后将子铳从膛内拽出。
(作者按:萨尔浒之战刘綎前军全军覆没,刘綎本人和养子刘招孙阵亡,作者采用了明史的说法,而《明史纪事本末补遗》中记载:綎中流矢,伤左臂。又战,复伤右臂。綎犹鏖战不已。自巳至酉,内外断绝。綎面中一刀胸中一箭,截去半颊,犹左右冲突,手歼数十人而死。又有《山中闻见录》,对于此事的记载就发生了一些变化:綎挥兵突战力尽,中流矢伤刃创重死。义儿刘招孙负綎尸,挥刀突击,杀数十人亦被杀。这里因为补遗和闻见录皆非正史,虽然很多人抨击明史乃是清人所修,因为是站在清朝的角度写明朝,所以水分可能很大,但这毕竟是正史,可能在杀敌人数和自身死亡人数上有水分,但战斗的过程应该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当然这只是作者本人的一家之言,如有书友有意义可以私下私信讨论此事,作者本身对明末历史也是非常感兴趣,希望能博采众长。)
晋军带头喊道:“愿为大人效死!”众人皆是大吼:“愿为大人效死!愿为大人效死!”众人心下感动万分,按照此时的大明律,士兵阵亡所得抚恤不过三五十两,最后能拿到手上的不过一二十两,总旗大人竟然十倍抚恤。这就解决了所有士兵的后顾之忧,只要我好好打仗就可以了,万一我阵亡家人的生活也不用担心。这支部队从这一刻开始才真正有了凝聚力,有了一支部队的魂。
演员: 印小天/曾志伟/刘长德/赵予熙/李思博
导游看了我一眼,问道:“他动手打你了吗?”
眼见那个骑着黄鬃马的年轻人还在演武场内左冲右突,一边还大呼小叫,不一会门口又来了几个家丁小厮打扮的人,不住的在后面喊:“少爷,少爷,快停下,这要是摔了我怎么和老爷交代啊我。”看来又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子弟,如此的没规矩。
“不错,毕大人好眼力,这是佛郎机人进贡给圣上的簧轮手铳,去掉了火绳而以簧轮代之,簧轮摩擦铁石打火,从而使得雨天或者大风天也可以发射,看来毕大人对此深有研究。”刘毅接口道。
时间进入了十二月份,天启五年的冬天格外的寒冷,太平府虽然还没有下雪,但是江风阵阵夹杂着逼人的寒意。
光头和络腮鬍子把已经裸体的妈妈推到滑轮下站好,强迫妈妈举起双手,将妈妈的手腕用滑轮下面的绳子捆住,这样妈妈就被吊了起来。
“好,一起唱首歌吧,还记得我教你们的戚家军的军歌旗正飘飘吗,旗正飘飘,预备唱。”刘毅在校场训练时骗大家说旗正飘飘是戚家军的军歌,他稍稍改动了歌词。士兵们这才努力学习传唱起来。此时他让大家唱一首旗正飘飘鼓舞一下士气。
导演: 里克·罗曼·沃夫
手提神威烈水枪,胯下白马飞龙驹也是披着那日从马店中淘来的马甲,威风凌凌立在门口,刘金和陶宗也是穿着川军中带出来的制式明甲明盔。也是骑着战马立在营房门口陪着刘毅一起等待。那晚众人约好巳时在营房门口集合。现在还有小半个时辰,三人也不说话默默的等待。
吴斌也许是常年喊军令的缘故,声音颇大,对刘毅道:“无妨。难道这个阵法就真的无解?某也时常研究确实没有找到很好的办法。”周之翰面露不悦,这个吴斌真是个职业军人,一点官场规矩都不懂,这么多人坐在这里,难道看你和刘毅慢慢对话吗,有什么不能结束了再问吗?但是他又不好出言呵斥,毕竟从品级上说,吴斌级别更高一点。
活着,就是要活得比昨天好一些,再好一些,要爱得比昨天幸福一些,再幸福一些。
“哦?还有这种东西?能否给我看看?”吴斌问道,这下所有人都被勾起了好奇心。刘毅对黄玉说道:“黄将军,请问随身可有火药和铅子?”黄玉的亲兵当中正好有两个人使用鸟铳,黄玉吩咐亲兵拿出火药包和铅子。北地多用三眼铳,而南方因为倭寇的缘故,从日本引进了很多火绳枪,所以南军鸟铳居多。
刘毅每天天不亮就起床练功,第一次横渡青弋江的时候刘毅差点淹死,虽然他会水,可是手脚上绑了沙土袋,沙土袋吸水之后变得更重,刘毅抬手抬腿都困难,更别说水里阻力更大,一到江里差点就直接沉下去了,在情急之下刘毅玩命的狗刨,这才回到岸边,躺在岸上还心有余悸,自此之后,刘毅每天都有所进步,第一天能游十几步,第二天二十步远,每天都有长进,再加上服用了少林密丸之后,感觉体内血液流动,气力回复的很快,练习了一整天手脚也不是那么酸痛。真是有奇效,就这样在第三十天的时候刘毅终于能一口气游一个来回了,刘毅以后的目标是能横渡长江,当然这是后话。
“愿闻其详。”
不知什么时候刘毅来到了他身边,陪他一起站在院中。程冲斗也没有回头看他,只是轻声对刘毅说道:“徒儿,为师不知道你在军中,在辽东究竟经历了什么,但是你身上有很多谜团,为师一直是看不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