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3章 官路之红颜娇媚

卢毓英站在城头对洪万春说道:“老洪,我有些不祥的预感。”
杨镐没想到的是刘毅这个穿越到明朝的小蝴蝶竟然救了自己一命,历史上杨镐的命运是回去之后被罢官去职押入死牢,判了死刑,但是拖到崇祯二年还是被斩了。而这次因为有了斩杀梅勒额真的战绩,还有抢回刘綎尸首的事情,所以让本该判死罪的他只是判了活罪,下狱关押然后永不录用。当然这是后话。
“正是,当年朝廷的抚恤赏赐和末将的家业大约值十万两银子,另外我多年前曾经救过徽商总会下任会长阮星的性命,阮府赞助了我剩下的银子当是还我的人情。”这里刘毅撒了一个谎,他不想让在座的人更多的了解自己的资金来源和自己建立的工坊。王嵩坐在一旁张张嘴又闭上了,既然刘毅自己不想说,他也没必要插嘴,反正只要刘毅能保芜湖平安,自己的考核就不会差,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程冲斗出声道:“阮星,当初我不收你为徒就是因为你桀骜难驯,身上纨绔气息太重,今日一战你以多打少却被刘毅一人打败,你可服气?”阮星低头道:“我。。。我服气。”
铲子箭顾名思义箭头像一把铲子,是披箭的一种,中箭之人即便盔甲没有被射穿也会仿佛被一个大拳头当胸一拳打中,这种钝力击打也非常人可以承受,轻则肋骨折断,重则伤及内脏而死。刘綎本就精疲力竭,再加上年纪大了抗击打能力不比年轻时候,随内罩锁子甲箭头并未破甲,但重重一击直奔胸口,想必是伤到了心脏。刘明,刘招孙抢前一步托起刘綎,悲呼到:“大帅,义父!”
撕破了脸皮赵林也不再装了“吴将军,吴把总,你自己贪生怕死可我不怕,你这种临战怯阵的军官有何德何能做这个把总,我看啊还是让给我吧。”
三人自那天埋葬了刘招孙之后在码头变卖了马匹,换成了一百多两现银。换掉了身上的衣裳,带着兵器衣甲等行李,五十两银子包了一艘带画舫的中等官船,要船家直接从北京运他们到应天府码头。途中吃好喝好由船家负责,多了就算赏他的。
南路军,行军队伍,中军。“你就是刘毅?”李如柏淡淡问到。
火铳兵早就在王浩和陶宗的带领下排成了四个横排,张鹤鸣对此是大惑不解,神机营用的射击术不过是三段击,让其中射击精度最高的士兵充当射手,其余两个则负责枪弹和火绳的装配工作。在射手射击之后,由第二名士兵接过火枪并从前端装入火药,捣实之后装入枪弹。第三名士兵同时从后方调整火绳的位置,将扳机移至原位,然后把火枪递给射手,从而实现不间断射击。但是刘毅竟然分为四段,这其中的原理实在是没明白。其实刘毅分为四段只是因为受限于二六式的射速,为了保持最大的火力连续性。如果以后能将掣电铳改进生产出后膛枪,那么三段击都不需要了,士兵们可以趴在地上随意射击,就和后世的战术一样了,但此时没有这个条件,暂且先用四段击吧。
“正是毕某!”
他手中一杆亮银枪分出几朵枪花,逼退一个金兵马甲,猛然眼角的余光看到了刚才将三眼铳手劈死的那个金兵分得拔什库,不禁大喊一声催马挺枪便刺,分得拔什库来不及格挡被一枪刺穿胸膛,惨叫一声倒地而亡。
一抬头就看得到的天空,原来是这么的忧郁。
张鹤鸣听完刘毅的回答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又瘫坐在椅子上,半晌摆摆手,“罢了罢了,此军虽精锐,然耗费银两巨万,大明的财力,唉!”重重叹息了一声,“周知州,晌午已过,想必大家也都饿了,一起用饭吧。”
当下刘毅洗漱完毕吃了早饭,早饭很简单,两个大包子,一碗稀饭就填饱了肚子。然后换了一身干净衣服,骑着飞龙驹就往县衙赶去,迫不及待想要见到程冲斗。
认真看了读者们的意见,大家更满意开始贴近生活的几章,但故事情节总是要发展的,如果只是按部就班的日常生活,男主角永远只能是妈妈的乖儿子,很难成为妈妈的情人。
其实官场就是这样,别人求你和你开口问别人,就算说的是同一件事情,也是主动和被动的关系。别人求你主动权自然在于你,你问别人别人一旦说了你也不好一口回绝了。
别人怎么看你,和你毫无关系。你要怎么活,也和别人毫无关系。
《除暴》简介
“这,这。。。。”阮辉五雷轰顶,头晕目眩,站不住向后倒去,旁边的吴斌眼疾手快将他扶住。阮星的母亲更是直接晕了过去,几个姐姐也是哭的死去活来。“等一等!”人群中一声大喝,刘毅大步流星走了过来,顾不得身上的水渍,跪在阮星身边对王神医说道:“老先生,让我试试。”王初民站在一旁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按照他的经验阮星确实没救了,但程冲斗的徒弟说要试试,他也不能阻止啊。只得向后退了两步。
“不敢,有什么问题请尚书大人尽管发问,刘毅一定知无不言。”刘毅立刻起身走到堂中单膝跪下道。“起来答话吧。”张鹤鸣示意一下,刘毅也就顺势站起,对着周围的官将们拱手施礼。张鹤鸣点点头,双手摆了摆示意大家坐好听自己问话。
六十步了,马贼们放开缰绳,策马小跑起来。“飞雷炮准备。”